最新动态
  区人大常委会党组理论学...
  【点军街道】顺利完成区...
  区人大组织开展“12.4”...
  【桥边镇】第四届人民代...
  区人大常委会召开关于土...
  区人大常委会党组理论学...
  区人大常委会调研2017年...
  区人大调研八届人大四次...
新闻文章搜索
 
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 >> 代表园地>>人大文苑
母亲拨灯
【浏览人次:  发布日期:2018-08-14  字体:

  前几天回乡下老家看望父母,在搁楼木箱里发现一盏煤油灯。灯罩有点损裂,油早就没了,灯芯也变腐,不过一切跟过去时一样,只是身上披了一层厚厚的灰垢。记忆中,豆点大的煤油灯,在漆黑的夜里竟是那么明亮,照亮心田。

  我出生在一个偏僻的穷山村,小时候家境贫寒,煤油灯还是家中的一件“奢侈品”。煤油灯伴我上完小学,进入初中,直到高中毕业。家中的煤油灯,是父亲手工制作的,简朴而实用。父亲找一个废弃的小瓶子,在瓶盖上打一个筷子粗细的眼,用牙膏皮或者铁片卷成的小筒做成灯柱,然后用棉花或者废布条捻成芯条穿进灯柱里面,一个简易的油灯就做成了。夜幕降临,在饭桌的中央煤油灯高高地架在一个小凳子上面。父亲说,高灯低亮,所以煤油灯就放到一个比较高的地方,我们兄弟姐妹就在饭桌上围坐成一圈,各写各的作业或者翻看“小人书”。我伴守着煤油灯,趟过无数个漫长的黑夜,带来了欢乐也留下了心痛的故事。一次,天刮起风,煤油灯突然掉下一砣砣烟炱,烟炱散裂,我的双手和书沾染得黑漆漆的,衣服也弄的污秽不堪,清洗了好几次才干净。还有一次,煤油灯的光有些发暗变黄,坐在板凳上时间长了就打起瞌睡,一不小心头挨上了煤油灯,一股焦糊味过后,等到我清醒过来时已是“火烧眉毛”,头发眉毛就损失了一半。

  每次出现这样的情景,母亲就会自责地说,唉,这灯又拨迟了,坏事了。于是就找出一根细细的缝衣针,对着灯芯仔细地挑拨起来,一会儿功夫,油灯明亮,室内熠熠生辉。

  原来,煤油灯的灯芯是用棉线做的,燃烧时间长了,灯芯上就会结满黑黑的积炭,也就是灯花,灯花会影响灯光的亮度,还会掉落下来弄脏衣物……于是,每当灯花积堆到一定程度,母亲就及时用缝衣针把已经烧结的灯花果断地拨开。灯花一被拨开,火苗立刻会腾地一蹿,煤油灯就会恢复原来的光亮。母亲看见我面带疑惑,一脸厉色地说:“灯不拨不亮。人也一样呢,心里装进乱七八糟的东西就会阴暗,要经常清理打整,心里才会亮堂起来!”

  人生如灯。现在想起来,我仍觉得母亲这些话很有道理,也很有哲理。人心灵上的尘垢,并不是一下子生成的,而是一天一天积累所致。还有那些不该有的大大小小的欲望,也是一日一日地滋生而欲壑难填,最终深陷囹圄。

  因此,一个人只有时刻反省自己,经常清理心灵上的“积炭”,人生之路的灯光才会永远明亮。(供稿人:赵启喜)

打印本页 关闭窗口
相关文章
·母亲拨灯 2018-08-14
点军区人大常委会 版权所有  备案:鄂ICP备18010526号-1
为了使您更好的浏览本站,推荐使用IE6.0以上版本 分辨率1024*768浏览本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