最新动态
 区人大常委会开展财政工作专…
 区人大常委会调研议案建议办…
 三峡日报:百名代表齐助力 特…
 区人大机关开展“学习十九大…
 区八届人大常委会召开第14次…
 市人大环保世纪行第六督导组…
 “学精神、看新区、谈感受、…
 区人大机关到席家淌村走访联…
新闻文章搜索
 
 您现在的位置:首页 >> 代表园地 >> 人大艺苑
五月金银花香
【浏览人次:237  发布日期:2017-5-12  字体:

 

母亲在电话那头说,屋旁的金银花开了,很香。

我在电话这边就好像闻到了阵阵沁香,眼前有一位满头银发的老人,穿行在怒放的花丛中,慈祥的脸庞绽放着笑容,折射出愈老弥坚的生命本色。
 回到乡下时已近中午。老宅还是原来的样子,土房泥砖,四周被树木包裹着,大门没有上栓。母亲就坐在柳树下,树上洁白的花一串串的低垂下来,有几瓣还在风中飘动着,时不时落在母亲的肩头。阳光穿过树木,斑斑驳驳的洒在母亲的身上。屋旁的山坡上上下下长满了密密匝匝的金银花,星星点点,高高低低,烈烈辣辣地盛开着,一片橘黄色,蝶蜂翻飞。因为阳光炽热,天干少雨,一些长在高处的金银花缺水藤蔓上的花儿开始萎缩凋谢,我内心顿生惋惜,感叹花开不易岁月无情。这时,母亲泡了一壶金银花茶,放在树下的小桌子上。她自己恬然地拿起鞋垫来绣,嘴里唠叨着,早上天刚亮就起床了,蹒跚到屋后的岩洞,用木桶盛回山泉水,生柴火慢慢煎熬金银花粥,再过一会儿煮的粥就熟了。我心生感激, 盯着母亲的双手, 啜着茶,心底里某些坚硬的东西,开始一寸寸的柔软起来。

我的母亲,虽然她不漂亮,个子也不高,皮肤也不白,还识不了几个字,但我们姐弟八个都敬重她。记得小时候,每天天刚亮,鸡在叫,鸭在扑楞,猪在哼哼,母亲六点多就得起床劳作了,直到晚上日落才歇息下来。上小学时,冰天雪地,早上起床上前,母亲就会把我的棉衣棉裤用火烤热,再把棉裤套进我二只腿上,接着给我穿上袜子和棉鞋。我穿好了,还有的大弟,二弟......棉裤棉袜总是热的,但母亲的手却是冰凉的。整整一个冬天,我们天天穿的暖暖的,而母亲的双手生满冻疮,却从没叫一声疼痛,没有生一次怨气。

山野吹来一阵风,满山的金银花清香醉人。母亲端出一碗金银花粥,催我快喝下去压压火,润润胃。母亲说金银花是个宝,能治口疮痈肿、咽喉肿痛、风火赤眼、头痛眩晕病症,还能降压。屋后的这一片山,有好几个老板要承包搞开发,母亲就是不点头,因为这一片山有她珍爱的金银花。我常常坐在电脑熬夜写写画画,又爱喝酒吃辣的,肝胆火旺,心绪烦躁。母亲就从中医那里学来一套金银花制药方法,年年加工秘制,采摘时间从春到夏,有时是早上日出,有时是晚上月下,采摘的花有阴干做泡茶用的,有晾晒做睡枕用的,有连枝带叶洗澡用的…….一年四季,一家老少都没离开过金银花,真还沾上了金银花的好处,不染大病大疾,伤风感冒更是不沾身。

岁月渐老,人心淡漠。谁说人间没有永恒的爱?过去40多个春秋,母爱就像那金银花,它们的身骨子看起来很孱弱,纤细,耐不起风雨。可它们硬是拥挤着相生,密密麻麻相依,织成一条纯黄的锦缎,总是让生活充溢着一份份平平常常但却恒久的温暖,伴我走过风雨人生。


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
相关文章
·五月金银花香 2017-5-12
点军区人大常委会版权所有  备案:鄂ICP备05001997号
为了使您更好的浏览本站,推荐使用IE6.0以上版本 分辨率1024*768浏览本站